世界上最恶心的动物!屁股呼吸和进食!

在美国南加利福尼亚海湾200米深的海底,生活着一种叫“巨型加利福尼亚海黄瓜(以下简称海黄瓜!”的棘皮动物,它是海胆和海星的亲戚。顾名思义,这种动物外形看起来像一条巨型黄瓜,有50厘米长,全身像黄瓜一样长满了疙瘩。它一头大,一头小。小的一端是头,大的一端是屁股。体内一条管子从头通到尾,是为消化道。海黄瓜是海底优秀的清道夫,它的头部长有触须,平时触须摊在海床上,像清洁车上的扫把一样把食物卷进嘴巴。

遇到难缠的敌人,海黄瓜像它的那些亲戚,就会把自己的内脏从肛门挤出来,抛给对手,自己逃之夭夭。可是没了消化器官,它怎么消化食物呢?这下可说到恶心之处了,原来它还可以从肛门进食。

海黄瓜没有肺,也没有鳃,但它有自己独特的呼吸系统。在它的身体下端,肛门处的消化道分岔出许多粗细不一、彼此相通的微小管道,看起来像树枝。这些管道的壁上则分布着丰富的毛细血管。当海水通过肛门肌肉的伸缩被吸进来后,流经这些大大小小的管道,水中溶解的氧气就被吸收到血液里去了。所以,这长在肛门部位的树形管网在海黄瓜身上就行使着呼吸的职能,科学家称其为“呼吸树”。通过这种呼吸方式,海黄瓜每小时差不多要从肛门吸进3一4杯水。

绝大多数海生动物在吞咽海水的时候,往往摄食和呼吸一箭双雕,就拿鱼来说吧,水进到它的嘴巴,通过鳃流走时,氧气被鳃吸收了,食物也被鳃过滤出来。那么,海黄瓜在呼吸时,会不会也顺便摄食呢?这个想法引起了两位美国动物学家的兴趣,虽然一想到通过肛门进食,不免让人感到恶心。

为了验证这一猜测,他们抓了一些海黄瓜,分成两组,分别喂以两种不同的食物。一组喂以单细胞的蓝藻,这些蓝藻是在含放射性碳14的环境中长大的,所以是带放射性的。另一组喂以含铁的蛋白,这种蛋白可溶于水。铁和放射性碳14都是比较容易跟踪的元素。例如,通过分析身体的哪个部位铁或放射性碳14的浓度最高,就可以知道海黄瓜是通过嘴还是通过肛门进食的。

不用奇怪,结果显示海黄瓜主要是通过嘴巴摄食蓝藻和含铁蛋白的。但在显微镜下解剖的时候,科学家发现在与呼吸树相连的血管里,有很高浓度的碳14和铁。这又说明,有一部分蓝藻和含铁蛋白是通过肛门进去,然后被呼吸树吸收的。

就含铁蛋白来说,这还好理解,因为它毕竟能溶于水,可以直接被呼吸树的壁吸收。但蓝藻就不好理解了,它不溶于水,要被吸收,首先要被消化。难道呼吸树能消化食物?如果拿人作类比,那岂不是说,我们的肺也能消化食物?对于这一点,科学家至今还没搞清楚。但毫无疑问,海黄瓜的两头都能摄食,以嘴为主,以肛门为辅。尤其在内脏被抛却,还没重新长出来的情况下,海黄瓜就只能通过肛门进食了。

其实只要为了生存,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?大自然的字典上可没有“恶心”两个字。还是以海黄瓜为例,在食物稀缺的冬季,它干脆让自己断成两截,然后上体就把下体当作食物吃掉来保命。这在我们看来,也够恶心的吧。

标签: 恶心的动物 屁股进食